送貨地址:

倚邦深處:老街子,努力向上的茶樹與人們

時間:2020-11-27
分享給朋友:          

本文涉及人物:

自海彪:九零后,曼桂山村茶農


2020年6月上旬,趕上倚邦古茶山多個村寨修路(鋪瀝青),之前我們就被困在曼拱與大黑樹林的路上,后來郭龍成提前打聽修路的信息,曼桂山就碰巧在修路,車輛自然是無法通行的,自海彪就從曼桂山騎車來到老街子村,來到他岳父家,幫助我們完成采訪。

新鋪好的瀝青路

橋老甫的生意經:左手堅果,右手茶葉


在倚邦茶葉價格不低的行情下,老街子并沒有單一選擇種茶、制茶,除了茶葉,他們還選擇了堅果。我問自海彪:“現在茶葉價格不低,種堅果劃算嗎?”自海彪說:“家里種的堅果,大多數還沒有投產,屬于前期投入,按現在的堅果市場價格來看,還是劃算種堅果的。我也搞不清楚幾棵(堅果樹)算一畝,總共種了300多棵。”另外,考慮到養豬、養雞的實際需要,他還種了10多畝玉米,并補充說:“養的豬和雞都是為了家里吃,豬一般是養三四頭,過年殺一頭、中秋節殺一頭,春茶殺一兩頭,因為春茶時進來收茶的客商比較多,采摘茶葉的工人也比較多。”

自海彪


除了這些,自海彪家還種稻谷,他說:“糧食夠吃就好,自己種的(稻谷)更好吃一點,春茶的時候,外面來的老板也比較喜歡吃我們這里產的大米,說吃起來更香。”只是,所種稻谷的水田比較遠,在從茶園回到路邊時,他指著遠處的山谷給我們看,說就在那里,那真不是一般的遠。

 

熟悉茶山的朋友都知道,如果一個家庭選擇多元化經營,像自海彪一樣,茶與堅果結合,再加上玉米、稻谷、飼養,以及照顧家人,那還是非常辛苦的。自海彪也坦誠說“還是忙的”,成家后,他大部分時間都會在家里,農活比較多,空閑時間比較少,沒有懸念的是,他所說的空閑時間就是春節前的那段時間,是茶山多數茶農的空閑時間,可以放松兩個多月;這段難得的時間,他會帶著孩子到景洪玩,孩子喜歡動物,就帶著去逛逛公園,而森林公園又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

聊起生活,自海彪說:“前幾年村里出去打工的人還是多的,后來茶葉價格上漲,(打工者)基本都回來了,至少春茶時都會選擇回來采摘茶葉;前些年橡膠價格比較高、茶葉價格低,有些人就選擇去外面當膠農,現在茶葉價格上漲,他們也選擇回來做茶。沒有回來的人占少數,很少,比如在外面做生意的,已經在外面成家、買了房子,無法放下,就繼續在外面。”春茶回來的人多,是因為春茶的價格實在無法拒絕,其實,相比臨滄勐庫,倚邦的夏茶與秋茶在價格方面都要高出許多,還是很劃算做茶的。

竹制煙灰缸


茶桌上擺放著兩個煙灰缸,都是竹子的根雕刻出來的,很特別。自海彪說:“村里以前養的牛比較多,需要栽種竹子做柵欄,以此方便把牛群圍在一起——以前豬和牛都是放養。后來茶葉價格上漲,當地政府進來宣傳,把牛集中起來管理,我們就把牛群趕到村子附近固定的地方集中飼養,就不用做柵欄了,也就不需要那么多竹子。”

 

我們到老街子那天,是6月10日,當地才開始插秧,自海彪說:“之前雨水少,很多水田的水不夠,加上之前忙著做茶,所以拖到現在才插秧——四五天后去插秧。山里種的玉米、堅果還要施肥、除草。”這確實夠忙。


貓耳朵,雀嘴茶


自海彪給我們沖泡的是今年的古樹頭春茶,三月份采摘的,量不多,他說相比往年,今年春茶減產,降幅比較大,只有三分之一的茶樹發芽,到四月底、五月初的時候下雨,茶樹發芽比較好,但茶氣、口感相比三月份的,下降很多;三月份的時候價格高、客商多,但產量少,后來集中發芽、產量上來了,但受疫情影響,客商又少了很多,今年春茶的收入才有去年的一半。

 

聊起倚邦的貓耳朵茶,自海彪說:“貓耳朵有兩種,一種是葉子是團形的,有兩片葉子,沒有芽頭,就是兩片小而可愛的兩片葉子,特別像貓的耳朵,倚邦茶區貓耳朵的產量比較少。另外一種是細葉子茶,也稱為‘雀嘴茶’、‘雞舌茶’,是倚邦茶區小葉種中的小葉種,產量高,基本上每戶人家的茶地里都有,雀嘴茶是從古樹茶中采摘,與喬木茶、生態茶區別開來,因為雀嘴茶只有古樹茶中才有。雀嘴茶占古樹茶產量的三分之一。”


倚邦茶的價格也可以從這個角度來劃分,自海彪說:“貓耳朵需要挑(茶)樹做(采摘),正宗的兩片團形茶,產量比較少。采摘也比較麻煩,首先要確認是不是貓耳朵,要守著采摘,且采摘效率低。”除了這些因素外,市場上追求貓耳朵的人卻不少,所以價格也是最高的。雀嘴茶的產量比貓耳朵多,價格也隨之降下來。其次是古樹單株,但價格并不固定,自海彪說:“要看茶樹有多高、有多大,依據產量來定價。”再次是古樹茶,又次是大樹茶,最次是喬木茶,即小樹茶。

 

穿過森林,看見風景


茶喝得差不多了,采訪也比較順利,返回倚邦老街又早了點,就讓自海彪帶我們去看看古茶園。在陽臺上,他指著近處的正對面的山峰,說:“就在那里。”看著很近,山峰清晰可見,但即使是騎摩托車也還是要一段時間。

 

自海彪將摩托車停在路邊,便走在前面帶路,沒走多遠,就遇到山體滑坡的泥濘,他穿著拖鞋走得很快,我們穿運動鞋反而走得慢,怕不小心滑落到山溝里。除了這段路危險一點外,其他路都比較安全,并且,風景很美,蜿蜒的山路很窄,卻是曲徑通幽處,處處可駐足。對于我們來說,不止是新奇,也是真的喜歡這樣的森林,當然,我們走得很慢,不愿意錯過,所以自海彪不得不常常停下來等我們。


可是啊,當你看到眼前這一幕,看到高大的喬木抵不過歲月的打磨,終究變成朽木,卻朽而不倒,被另外的植物迅速侵占、包裹起來,或者說是借勢生長,朽木又變成了養分,如此鮮明,你也不愿意加快步子的。至于藤條、盤根、野花……那就更多了,這才是森林的氣息。

 

抵達古茶園時,風景又是另一種模樣,我們站在山坡上,是一塊空地,也是分界線,往下,是自海彪的古茶園;往上,是另外人家的古茶園。自海彪的古茶園在一處陡坡上,遠處能看到曼拱,近處即是整片古茶園里最大的幾棵古茶樹,其中一棵的根部還被工人刻了字。


自海彪說:“叮囑過工人了,但還是沒管住。有一家科研機構想承包我這片茶園,但我擔心他們保護不力,想了想,還是沒敢答應。有些承包給外面客商的茶樹,過度采摘,對茶樹還是有影響的。”

自海彪在茶園


或許是正好趕上萬物生長的時節,古茶園看著非常清秀,并且也沒有除草,很舒服。自海彪說:“外面現在看的茶園叫大茶園,對面山頭的茶園叫小茶園,祖上這兩片茶園是一家人的,后來分家就分出來了。”

 

從古茶園返回停摩托車處時,我才注意到路兩邊有銹跡斑斑的鐵絲網,原來是以前防止牛群進入茶園,再加上有些地方是竹子、藤條作為柵欄,在光陰里斑駁,在森林里錯落,顯得特別詩意。


本文收錄于茶業復興【革登】圖書項目,由龍成號資助出版,敬請期待


本文作者楊春:專注云南地方史15年,出版著作多部,現在研究方向為茶葉、非遺、傳統建筑等云南特色文化。參與著作《易武與古六大茶山》《造物記:云南古茶園的秘密》等。

文章評論

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

郵 箱:
評論內容:

驗  證  碼: 驗證碼
 

? 2005-2019 51普洱茶網版權所有
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016號  滇ICP備12004999號 51普洱營業執照
運營中心地址:昆明官南大道188號云南康樂茶文化城16幢15號

罗伯特网赚项目怎么样 安徽时时彩快三 mlb棒球比分直播 鼎级理财网 天津时时彩彩票网一首页 查看湖北30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网址谁有 赛马会慈善基金会 混合过关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五分赛车计划 重庆快乐10分五码分布走势图 博远棋牌代理后台 qq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中国福利彩 十三太保 河北时时彩在线 刮刮乐购买的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