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貨地址:

曼松:30年前沒人收的貢茶

時間:2020-10-23
分享給朋友:          

本文涉及人物:

彭真壽:58歲,曼松村茶農

彭玉梅:“八零后”,曼松村茶農

彭三:“八零后”,曼松村茶農

郭龍成:勐臘縣龍成號茶葉專業合作社負責人



最近兩年,曼松幾乎成了業界最熱鬧的代名詞,當然,也成了是非之地,各路人馬前往曼松,為利、為名,抑或只是為參與之趣,只為一口氣,反正,當時的曼松異常熱鬧,熱鬧得連有些被動參與的曼松茶農都不知道來者何人,來者為何而來。

 

 

結緣曼松,十年之情

 

我們在下午2點的時候抵達曼松村,正是比較熱的時候,手機上顯示氣溫為31℃。郭龍成特別熟悉曼松村,源于他2003年就開始來曼松收購原料,持續十多年跟曼松茶打交道,所以他熟門熟路,哪怕我們來的這家茶農(彭玉梅)的房子已經換了新顏,但他還是認出了,并沒有走錯。


郭龍成說:“2004年左右,曼松一個寨子的小樹茶(干毛茶)才兩三百公斤,除了極少數的茶葉被外面來的散客買走外,大部分茶葉都是我收走。”過了幾年,到2008年左右,曼松村里有人要賣一塊茶地,100畝不到,要價10萬元,郭龍成很感興趣,也沒講價,忙著四處借錢湊那10萬元,后來錢也湊夠了,但對方臨時變卦,漲價至15萬,最后他只能選擇放棄,轉而去革登古茶山的新酒坊買茶地,這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龍成號的茶葉基地。



雖然郭龍成與曼松茶地失之交臂,但他與曼松的緣分依然繼續,后來,他一直堅持做曼松茶,根本原因,還是對曼松茶的認可,其品質比較好,實在舍不得放棄。

 

 

家里家外,茶里茶外


我們到彭玉梅家的時候,運氣比較好,一家人都在,包括她的的父親彭真壽、她的弟弟彭三、她的奶奶,以及正在玩耍的孩子,四代同堂,這在茶山還是不多見,而她自己正在挑揀黃片。

彭玉梅和她的孩子


彭真壽說:“有兩個女兒、一個兒子,都成家了。兩個女兒都結婚在勐養。”彭玉梅排行老二、彭三排行老三,彭玉梅說:“曼松村有48戶人家,都是彝族。”彭真壽說:“村里沒有人選擇出去打工,村里有幾個大學生,畢業后都回來做茶,不愿意在外面上班。”想想也是,現在曼松這塊招牌實在太耀眼了,一公斤曼松古樹春茶(干毛茶)幾乎抵得上一年打工的收入了,真不劃算出門打工。

彭真壽


在過去,彭真壽養過豬、放過牛;現在,他說只種玉米,收獲的玉米也只是用來喂雞、喂豬,而雞和豬都是供應自己家,不外賣,田地不多,種水稻,種一年夠吃一年。

 

彭三說:“曼松有兩萬多畝地,2001年左右種橡膠,現在已經沒有管理了,不劃算,還是種茶劃算。”

 

2007年到2008年,曼松茶開始好賣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曼松茶,價格起來了,生活也就慢慢改善。2020年的價格更攀高峰,小樹茶干毛茶2000多元一公斤,古樹茶的鮮葉都到8000多元一公斤,更何況,這還是在茶農這個環節的價格,已經與一般人無緣了,不過想想也是,曼松茶本就是貢茶,貢茶在歷史里意味著尊榮、平常人不可得,在當下意味著稀少、價高。

曼松,稀缺的古茶樹


曼松茶價格不菲,除了品質好外,產量也極低。

 

彭真壽說:“過去曼松的茶地沒有人管理,也沒有專門的分配過茶樹,包產到戶分地后,分到的地里有幾棵茶樹就是幾棵。我們原來是種地,1980年左右的時候茶葉不值錢,農業管理就是刀耕火種,每一年都要放火燒山,都要犁地。為了不影響農作物的生長,古茶樹都還要砍掉、挖了扔掉,因為茶葉沒人要。那個時候來曼松收購茶葉的人都沒有,一個(茶商)都不要(曼松茶)。”


這一系列的問題,導致現在曼松區域內的一座又一座山都沒有成片的古茶樹,彭真壽說:“東一棵、西一棵,比較分散,這座山有幾棵,那座山有幾棵。平均下來,一家人有十多棵古茶樹。”當然,這十多棵古茶樹也不是集中在一起,這座山兩棵,那座山兩棵,而曼松茶的價格,也因此貴了不少。

 


一杯終生難忘的曼松古樹春茶


郭龍成到哪里都比較“自覺”,都會主動沖泡茶葉,還會主動去找茶葉。在彭玉梅家,郭龍成也充當了一回主人。


無論到哪座山頭、哪戶茶農家,郭龍成都會積極試茶,我們在彭玉梅家,喝了今年(2020年)的小樹茶,喝了2019年的二春茶,而把今年的古樹春茶留在最后喝。我們一邊喝茶,一邊聊天,彭真壽說:“以前喝茶比較簡單,抓點茶葉丟大杯里直接沖泡。”郭龍成說:“今年的茶葉苦底有點重,倚邦那邊喝到的茶葉也是這樣的感覺,應該是干旱的原因。”

 

2020年曼松頭春古樹


對于曼松茶的特點,郭龍成說:“比較明顯的特點是香、甜。”這與臨滄產區的冰島茶、昔歸茶都比較接近,有沒有不同之處呢?彭玉梅家還剩著一公斤今年的古樹春茶,她也不在意,而是讓我們自己抓來沖泡,都來到原產地了,不喝一杯古樹春茶似乎也是遺憾,且是很大的遺憾……當然不能錯過。

 

因為是今年的茶,茶湯的湯色并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,甚至略顯清淡、清淺,但貢茶之名并非浪得虛名,茶湯入口,一切就不同了,之前隱隱的期待剎那間盡是歡喜,且喜出望外。同事說有糯感,我覺得整個口腔特別舒服,柔和,沒有刺激性,有一種愉悅的清涼感,口腔里仿佛流淌著森林的氣息,流淌著山澗的清溪,宛若大雨過后置身群山之上,得一個無盡的清涼世界。

曼松古樹葉底


我們一邊喝,一邊贊嘆,但也僅限于贊嘆,因為這一公斤古樹春茶的價格頗高,我半年的工資也不夠買那塑料自封袋裝著的一公斤茶,這真是一件讓人傷心的事情。我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盡量多喝幾杯,不糟蹋那壺好茶,不辜負貢茶的滋味。

 

 

后山,茶樹與生命


彭三沿著土路開車,一直開到那條土路的盡頭,周圍的茶樹都是他家的。


彭三

讓我驚訝的是茶樹生長的土壤,尤其是因為修路,一些樹木(包括茶樹)的根部已經裸露在外面,向下生長得很深,問題是,土壤幾乎是石頭多過土,這些生命生長之艱難超出了我的想象,所謂的沃土跟曼松是沒有關系的。彭三說:“我們這里的土壤是風化石,茶樹長得慢。”后來我們從曼松到蠻磚的路上,郭龍成說:“你看著路邊的石頭比較硬,但并不結實,經年的風吹日曬后,石頭會一層層剝落。”


土路盡頭處,彭三搭建了一間簡易的屋子,屋子左下方,有一個魚塘,緊挨著魚塘的,是一塊水田,剛剛插秧;魚塘、水田旁邊就是龍過河,有流水,但不大。彭三說:“魚塘和水田挨著一起比較方便管理。”我說現在曼松茶這么貴,都不劃算自己種水稻了,他說:“還是習慣自己種水稻,因為吃起來更香。今年缺水,大河里的水都很少。”



魚塘至屋子處是一片緩坡,種著茶樹,彭三的母親正在烈日下干活。彭三說:“我媽閑不住,到吃晚飯的時候,我再來接她。”我問:“干旱這么嚴重,茶樹會死嗎?”他說:“我們會抽水澆灌茶地,不然茶樹會干死。”



屋子外面的那片茶地,雖然他也指給我看澆灌過,可能是因為時間長了,沒看到痕跡,而在屋子附近的這片茶地,能看到澆灌過的痕跡。

 

彭三送我們來后山看茶樹,順便帶了幾棵桃樹苗和一棵草果(香料)苗,他移栽在坡邊上,挖一個小坑,把樹苗放進去,然后用土培好,再用腳踩幾下,最后再培一次土,他說:“不用澆水的,能活下來。”


從茶園回至家的時候,看到他們家門口有一棵芒果樹,已經結了不少果實。大門外不遠處,有一棵異常高大、粗壯的樹,也掛滿了果實,密密麻麻,呈金黃色,格外壯觀。郭龍成說:“這種果實,鳥比較喜歡吃。”我想,那些飛鳥,也應該喜歡在這棵樹上安家吧。


本文收錄于茶業復興【革登】圖書項目,由龍成號資助出版,敬請期待


本文作者楊春:專注云南地方史15年,出版著作多部,現在研究方向為茶葉、非遺、傳統建筑等云南特色文化。參與著作《易武與古六大茶山》《造物記:云南古茶園的秘密》等。

文章評論

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

郵 箱:
評論內容:

驗  證  碼: 驗證碼
 

? 2005-2019 51普洱茶網版權所有
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016號  滇ICP備12004999號 51普洱營業執照
運營中心地址:昆明官南大道188號云南康樂茶文化城16幢15號

罗伯特网赚项目怎么样 手机棋牌大厅 河内5分彩走势图五星 江西快3开奖最快 安徽时时彩网站 黑龙江11选5遗漏号 即时网球比分直播 微信捕鱼达人h5兑换码 神话娱乐城 金沙娱线上乐城欢迎您 浙江快乐彩开奖走势图 管家婆平特肖三中三 北单竞彩 北京28彩票合法吗 湖南快乐10分走势图 免费棋牌外挂多开器 极速时时彩来必发彩票